到布达佩斯喝杯文艺咖啡

编辑/乌咪 文/布丁   2016-05-07 19:56:25


在匈牙利,人们对咖啡的热爱就如同对辣椒粉的热爱一样,它们都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早在16世纪末,咖啡已是匈牙利人熟悉的饮料。在随后400年的咖啡传统熏陶下,正如许多欧洲城市一样,咖啡馆成为布达佩斯知识分子生活的中心。历史的余韵遗留于布达佩斯咖啡馆的芬芳,也让这个城市总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文艺腔。

长期提供免费的纸笔

早在19世纪,布达佩斯便有“五百咖啡馆之城”的称号。而且作为经济、运输中心的布达佩斯,咖啡豆的价格并不算太贵,因而许多咖啡馆价格都平易近人,而且还提供24小时餐点服务——这就是为啥这座城市的文艺气息如此浓厚的主要因素,经济能力不佳的艺术家及文学家可以安心地待在某家咖啡馆的安静小角落里,不被打扰地一坐一整天。

当年热爱文艺的咖啡馆主人为那些贫困而不得志的文人们长期提供免费的纸笔;有时候,侍者会领回一些以乞讨为生的诗人们,而诗人们也撕下几页诗稿,当作咖啡的费用。侍者也对这场景习以为常,没有人会对一位只点一杯咖啡及一杯白开水却坐上好几个小时的客人白眼相待,水杯只要空了,侍者就立即殷勤地续满。书报架上摆着各种报纸以供阅读,想写信的人可以马上拿到纸笔和墨水,许多作家及记者的作品就诞生在布达佩斯的咖啡馆里。甚至于,很多文人留给别人名片,却不留自己的住址,直接写上自己钟爱的咖啡馆地址。因为,咖啡馆是他们第二个家,人们有事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他们。



人们在此都渐渐昏沉

在布达佩斯,有年代有故事的咖啡馆很多。一直经营至今的“纽约咖啡馆”(Café New York)算是知名度比较高的一家,这座于1894年开始营业的咖啡馆,找来了为国王设计新城堡的建筑设计师负责统筹——由此可知咖啡馆文化在布达佩斯被重视的程度。难得的是,它对待穷困潦倒的艺术家们有种超然的尊重与耐心,常年为其提供免费的纸笔,而艺术家们则将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全都留在了这座如同艺术宫殿般辉煌的咖啡馆。

一位诗人曾在其小说中如此描述纽约咖啡馆:“在人们温暖的微笑拥抱下,尽情地放松自己,什么都不想,周围的一切就像是一锅煮沸的水,气泡奔腾。人们在此都渐渐昏沉,一切好像可以放在汤锅中煮出一锅佐料丰富的汤一样。”在这样由声音、体温、咖啡味及烟草所形成的云雾纷扰中,可以感到一种特别的安详喜乐。据说19—20世纪期间,当时从欧洲寄出的信,若上面写着“纽约”,邮递员都不会把信送往美国,而是直接送达这里。

文艺青年们最常逛的咖啡馆,要数位于布达佩斯市中心5区的老店“咖啡馆中心”(Central Kavehaz)。这里也是匈牙利各式文化协会、报纸杂志编辑部,以及印刷工作室聚集的一区,在当地居民眼中,这里是布达佩斯咖啡馆文化最兴盛的核心区(除却易主成为辣椒市场、舞厅、游乐中心的节日),其优雅的姿态在布达佩斯的喧闹中就如同泥塘中的一朵白莲。20世纪初以来,与“咖啡馆中心”结缘的名人不计其数,比如匈牙利知名诗人米哈利·巴比茨就是他家的常客。时至今日,作家们仍然喜爱到这家咖啡馆来。两层的咖啡厅虽没有过于华丽的装潢,却有一股平实怀旧的文艺气息。布达佩斯咖啡馆曾普遍拥有的那种既闲散适意,又对精神创作有着极高要求的特殊而矛盾的文艺气质,还可以在这里轻易寻得。

你还可以选择——

·鲁兹姆咖啡馆(Ruszwurm Cukraszda)从1827年开始营业,算得上是布达佩斯最古老的咖啡馆之一。它以匈牙利风味餐和甜点著称,同时卖的也是布达佩斯将近两百年的糕点文化,据说这儿也是茜茜公主最喜欢的咖啡馆。

·Gerbeaud咖啡馆是布达佩斯的另一家老字号,拥有白色外观与高挑的一楼大厅,内部装潢相当典雅气派。从水晶吊灯、桌椅到红色窗帘,都显示出这家百年老店的风华,尽管露天咖啡座就可以坐300人,但每天的来客仍然让咖啡馆人满为患。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到布达佩斯喝杯文艺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