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比蜜甜

编辑/乌咪 文/刘红 莫莫 luna   2016-05-07 20:29:13


好友嗜甜,但我并不,她痛斥我的生活全无乐趣,我耻笑她的一口牙齿无一健康。说起来还是她比较狠一点,毕竟我只攻击了她的牙齿,而她却诽谤了我的生活。

我从小就不喜甜,基因所致,从我有记忆起,中秋节从不吃月饼,家人生日从来都是吃面,父母年龄大了之后,生日时会买小小一只水果蛋糕应景,从来没吃完过。

水果的甜清而浅,吃起来倒是享受,蛋糕之类甜点偶尔浅尝也无妨,糖果敬谢不敏,被好友怂恿,尝过一次士力架,简直就是酷刑了。

在我这个年纪,身边的朋友大多已结婚生子,不能总外出消遣,很多人开始痴迷烘焙,于是微信群里整日谈论的都是各种烘焙用具、甜点食谱,热衷于捣鼓各种甜腻食物的准中年妇女们聊到兴起,嫌打字太慢,单条语音有时长限制,干脆拨通电话煲起电话粥,剩下群里其他同好者不停追问,“放白糖还是黄糖呀,人呢?说话呀!”那股子着急的劲头简直都带着点儿可爱的少女气了。但这点可爱劲儿,在她们精心烤好甜点,仔细包装好,人肉快递到我面前,不停催我快尝尝好不好吃时,就消失殆尽了。妈呀,我敢说不好吃吗?

我有时会向张先生抱怨:“甜点有什么好吃的,忒腻!”张先生笑话我:“你咋这么不少女呢?也没童年吧?迎风一瞬就而立了吧?”我能说什么呢?只能无语凝噎了。

无论我的看法如何,爱甜的人还是多数,大半个世纪之前,就有科学家做了一项测试,证实地球上再没有另一种生物像人类那样嗜甜如命。2月了,春节、情人节近在眼前,都是甜蜜蜜的日子,本期的好感关键词就选了“甜”。

你们永远想象不到在这期杂志制作过程中,我因为不喜欢甜点而承受了多大压力,简直被爱甜如命的同事们视为叛徒了。我曾试图反抗,被无情镇压,有个同事说:“人们觉得幸福了,都说生活比蜜甜,没听过谁说生活比酱牛肉咸什么的。”突然觉得她说得好有道理。那就祝大家都生活比蜜甜吧!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生活比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