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君的不变情书

编辑/杨光 文/ 一草 绘图/奥托·威廉·汤姆   2016-05-07 20:30:22


往往越是喧闹的时候,我们越喜欢倾听自然的耳语,树木和花朵、阳光、水、鸟鸣,以及雨后的泥土等等,一切与自然相关的物质都让人沉迷。比起刺激的午夜派对,简约而不简单的草木君们更能挑动神经,一如初见的沉静平稳,就好像《踏摇娘》里的那句词所说的,“看这一江春水,看这满树桃花,看这如黛青山,都没有丝毫改变……”生活最美的地方,莫过于大自然草木君们书写的,这不变的情书。

编辑/杨光 文/ 一草 绘图/奥托·威廉·汤姆



薰衣草

进能美颜退能驱虫

古罗马时代一磅薰衣草花的价格,相当于理发师帮五十个人理发所得的报酬,只有贵妇们才能用得起。除了提取精油润肤,她们还常拿其花瓣撒入浴池来增加体香。在鼠疫肆虐的中世纪,法国制作手套的工人因常以薰衣草油浸泡皮革而逃过被传染的命运,薰衣草因此被奉为神药。其实,鼠疫病菌是经由跳蚤传播的,而薰衣草香正能驱除跳蚤。

紫花野芝麻唇

春日大赏风吹花浪

春季去日本旅行的话,在野外邂逅紫花野芝麻唇草的几率很大。这种原产于欧洲的二年生草本植物(秋季发芽后越冬,第二年开花结果的植物),在明治时期从国外引入日本,在东京周围一带很常见,远一些的山路边遇上也不稀奇。它的花长约1cm,虽然花不大但数量多,开放时放眼望去呈一片淡紫色,春风吹起来时,更显得清雅又动人。

图片作者:奥托·威廉·汤姆(1840—1925)。德国的植物学家和植物艺术家。德意志民族的专注与认真,尽可从图案的细节中表露出来。

包装美学盛行的时代,仿佛没有经过加工流水线,就无法获得登台的许可证,比如,素颜的女性、缓缓生长的梨花树。《草木图鉴》希望在不着痕迹中传达极致的自然姿态,献给原本美丽的你,更是献给原本炫美的花草世界。



大茨藻

水中开出一株花来

大茨藻是典型的一年生沉水植物,种子于秋季脱落并在河谷、渠边、湖边甚至是温泉中沉积过冬,来年待万物生长时重新萌发。自然界大部分的沉水性植物会在繁殖期时,将花挺出水面,以便授粉。但是,也有一群沉水性植物,它们的生活完全在水中度过,就连开花也不例外,比如大茨藻。或许,每株大茨藻上辈子都是条鱼。




大花寄生草

寄生于蔷薇的奇葩

大花寄生草虽然不算珍稀植株,但也不太好见得着,因为它通常生长在位于法国科西嘉岛的马克维斯群落及南部加里哥宇群落的岩蔷薇身上。人类偶尔也能在南非和马达加斯加岛上看到它的身影。大花寄生草是一种不含叶绿素的寄生植物,植株较小,但颜色鲜艳,通常是5~10朵簇生,开花后非常耀眼。另外,它还是雌雄同体的。



大麻把酒话桑麻也是它

这种入门级毒品,在原产地亚洲有六千多年的种植历史,比如唐人孟浩然《过故人庄》有“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之句。那时古人说的“麻”,其实是今日的大麻,不过是用来织成布、鞋、绳、麻纸甚至弓弦的原材料。直到19世纪,加勒比海引入印度劳工,吸大麻烟的习惯才进入美洲,并最终传播到全世界。

多年生山靛

慎用级草本护理品

据《达尔文的秘密花园》一书里描述,19世纪时富裕点的英国家庭,会专门雇人来拔掉自家园林里的多年生山靛,因为这种开着绿色小花的植物味道极臭。不过通常会发生与它长相相似的野生常春藤、藜草被误拔的乌龙事件。在现代,一些美容产品会号称加入多年生山靛精华杀菌,不过研究发现它外用会刺激皮肤,亦有可能中毒。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草木君的不变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