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斯:千年工匠之城

2016-05-07 21:04:35


踏入老城一步,就跨入了时光的漩涡,这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状态。

如果你只能选择一座摩洛哥城市去看看,那你就去菲斯老城(Medina of Fez)看看吧。这个拥有很多狭窄细长、百转千回小巷的古城,拥有非常发达的手工业,古城里的店铺多达9400多个,走在千年古巷中,与牵着毛驴的当地人擦肩而过,闻着“臭名昭著”的皮革味道,耳边不时传来陶匠铺的凿击声、孩子们的欢笑声……这样的时光,菲斯人已经过了一千多年,却仍旧历久弥新。

斑斓皮革之城

在老城众多手工艺中,皮革业是最为著名的行业。当地的皮革集市上有三家古老的制革厂,而它们正是菲斯在上世纪80年代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主要原因。菲斯老城是世界上极少数保留着传统制革工艺的地区之一,纯手工工艺既是这里的骄傲,同样也是当地人的苦恼。

一来刺鼻的味道让人避之不及,如果你来此参观,导游会先发给你一把薄荷叶,为的就是让你捂在鼻子上,过滤一下染料的味道。再者染制皮革的过程非常折磨人。工人们要在日出前就把上了色的皮革悬挂起来,接受阳光的洗礼,而后要一直工作到太阳下山。不过一个40岁的大叔打趣说:“比起驴子来,我们要幸运得多。它们每天都要把皮革运到染坊,但说不定哪一天,自己的皮也被挂在这里了。”

如果要说这个工艺现在有所妥协,最显著的当属染料的更迭。过去人们只会选择纯天然的染色剂,用薄荷来染绿色,用指甲花来染咖啡色……现在大部分染色剂都换成了化学染料,一来上色方便,再来成本低廉,而且不易掉色。除此之外,大部分染色工序都得到了保留。工人先把鞣制好的皮革裁剪成合适的尺寸,然后丢入染缸里浸染一段时间,然后再取出来晾晒。染好的皮子铺在房顶上,从高处看下去整个城市仿佛都被染成了红色、黑色、褐色和白色。

菲斯蓝马赛克

除了皮革,当地最富盛名的就是陶制品了,其中“菲斯蓝”几乎就是菲斯的标志。

菲斯陶艺采用橄榄榨油后剩下的碎屑为燃料,所有烧陶的炉子可以产生上千度的高温,加上陶土质地好,烧出来的陶制品不但细腻,表面的彩釉还带有一层光亮的釉彩,彩釉也仍然是用千百年来一直都使用的天然颜料,图案则由工匠一笔一笔手工绘制,没有任何流水线作业,因此每一件陶器都是独一无二。

陶艺手工坊还制作一种源自于10世纪的zellige马赛克,工匠们坐在地上,以膝盖和肩膀配合,用巨大的铁锤按照事先画好的线敲打在釉砖上得到形状各异的陶质马赛克片(一个熟练工匠一天只能敲出四十多片陶质马赛克片),然后再凭记忆按照事先的图案把这些马赛克反扣在地面用水泥粘接好,抛光修整后就成了zellige马赛克。这些zellige马赛克花纹繁复颜色艳丽,讲究严谨的对称,是欧洲和北非贵族用于装饰的至爱。即使在今天,它仍然是世界上最昂贵、质量最棒的马赛克。




永无休止的铜器敲打声

喜欢铜器的人还可以专门去五金广场(Place elSeffarine)一带逛逛,那周围全是铜匠、铁匠、银匠的铺子。手工艺品店里的铜铁敲击声,欢快地演奏着打击乐,老城里有上百家制作和出售传统铜器的店铺。虽然这些铜器作坊和店铺的规模都不大,但人们认真敲打着一只只铜壶,又认真地为每一只铜盘讨价还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小巷里似乎永无休止的敲打声和抑扬顿挫的吆喝声让人感动。

在当今的工业社会,菲斯老城人对手工业的迷恋与坚持实属罕见。游人纷至沓来,但这里没有开满酒吧客栈,没有全民投身旅游业,他们还是做着千百年来的行当,一代传一代,所以老城的手工艺品是有生命的。

手工艺品店铜铁敲击声汇集而成的原始交响乐,时不时撞击着耳膜。腿脚要躲避着城里的主要交通工具——-毛驴,手掌要触摸感觉各类商品的体温。逛老城可真累啊!四肢、眼睛、鼻子、耳朵都要忙活起来,也正因如此,一个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场景才能进入相机镜头,才能更深地刻在人们的记忆里。

style推荐

去菲斯老城游览最好雇一名当地导游,不要提GPS,据称菲斯老城MEDINA的口号是,“就算你有GPS,我也能玩死你”。最关键的是,在一个拥有9400多家店铺的城市里,如果你想看全各种手工艺作坊,没有当地人的指点,你根本无法找到这些店家。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菲斯:千年工匠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