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老头儿,过来给我亲一个

未知   2016-05-07 20:50:35


从14世纪开始,瑞士苏黎世的“迎春节”(Sechselaumluten)已经举行了六百多年,这个以驱散寒冬为主旨的节日,至今还是当地最大的庆典之一。其中最受瞩目的部分,就是“男人游行”。来自各行工匠协会的帅男们举着各色旗帜招摇过市,迎接女性的欢呼与花朵。用浓热的荷尔蒙,为春日融化出一条烂漫之路。

看见喜欢的,上!

4月的苏黎世还是冬天,湖岸边Bellevue大街上的Sechselauten广场中央已经树立起一个十多米高的柴火垛,一个用棉布和秫秸扎成的“雪人”站在上面,象征着冬天。当圣彼得教堂的晚钟在六点敲响时,人们就要放火烧掉它,让寒冷的冬天见鬼去。三点,大游行正式开始。鼓乐声沿着班霍夫大街一路翻滚过来。

游行队伍基本以男人构成,老头儿居多。有人也把这个游行叫做“男人游行”。来自各行业的男人举着各色旗帜,象征不同的工匠协会。参加游行的男人们穿上古代的工匠服装和道具:举着大剪刀的一定是裁缝协会;花车上还有风箱呼呼作响、裸身大汉打铁的必是铁匠协会无疑;渔夫协会的人扛着巨大的假鱼;园丁协会的人就用巨大的原木做了辆花车,上面扎满了各色鲜花。参加游行还有另外一些看不出是什么“身份”的骑兵队伍,他们看起来纯粹就是耍帅的,穿着耀武扬威的军装,骑着神骏的大马,马背上的人连向人群脱帽致意的样子都像有个镜头对着他。这一定是大多数苏黎世男人一年中最得意的一天。现场的女人们尖叫连连。根据传统,如果你觉得哪个男人吸引你,就可以向他送鲜花,或者送他一瓶酒,再不就在他脖子上挂个小面包圈。那么如果郎有情妾有意,就且听下回分解了。

现场女人这下子变成了持牌女色狼,看到老帅哥就冲上去献花索吻。做丈夫、爸爸、爷爷的男人一年一度接受自己家人的殷勤,就算受到别的女人的青睐,也是理直气壮。有些样貌周正的大情圣走着走着身上就挂满了小面包,手里捧着数额巨大的花,怎一个跩字了得。女花痴们则忙碌于运送一篮一篮的花到脚下,看中了游行队伍里的某人就直杀将进去,将其拦下,塞花入怀,再亲上一个。骑兵队伍都是最受追捧的。远远听到马蹄声,老太太们就一窝蜂地站起来涌上去,那个场面真是荷尔蒙爆发啊。不够帅的队伍则冲人群扔东西,据说捡到会有好运。扔苹果或者糖果饼干的不足为奇,渔夫协会的人把一条一条半尺长的活鱼扔向人群,扔到道路两旁的阳台上,人们尖叫着躲避。稍微明白过来之后,人群就捡起活鱼反攻游行队伍,手上没有鱼的就扔花——鲜鱼与鲜花齐飞,完全是达利的画作。

烧掉雪人迎来春天

接近六点,游行队伍接近广场。有许多人为了看到烧雪人,早在三点就窝在广场不动了。我们这些临时蜂拥的人,勉强挤到距离广场一百米外的空地上已经算幸运。六点钟声敲响,骑兵队伍围着火堆绕圈跑动,主礼人点火——据说这个雪人的头越快被炸掉,就预示着该年的夏天越快到来。雪人里藏了许多爆竹,一边烧,一边发出巨响。站在外场的人除了能够看到火堆的浓烟外,更多的是盲目随着每一声巨响尖叫,竟然也觉得好玩。到最后一声最大的爆炸声,广场内部的人大声欢呼, 稻草碎屑以及各种燃烧的灰烬雪花一样落得整个城市都是,雪人的头终于掉下来了。今年比去年用的时间短了些,大家都高兴。

游行结束,狂欢才刚刚开始。民众聚集到燃烧的柴堆四周,用铁锹取出燃烧好的木炭,开始在广场上烧烤,喝酒,通宵达旦。因为巡游而关闭的小巷子在傍晚时分重新开放,餐厅,酒吧,人人都乘胜追击下一场。穿着古典服装的人们四散在城市周围,和穿着现代服装的亲友们会合,那种古今混合的景象荒诞而叫人喜悦。马匹坐上了自己的车,或者就在夕阳下嗒嗒嗒地走回家。

抬头看看湖边那些大树,已经冒出了一簇一簇的绿芽。春天,就这样柔润地席卷了欧洲大陆。


节日攻略:

要在“男人游行”里抓住每个机会,一定要带够花,因为男人实在太多了。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帅老头儿,过来给我亲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