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特·萨尔瓦多:圣诞树亦是家庭树

文/ 一草 莫莫 泉谷玄作 编辑/杨光   2016-05-07 20:50:43


我不仅仅是采购圣诞树、花边装饰品,更要传达温暖、信赖、高尚的家庭精神。

对于很多欧美家庭来讲,漂亮得犹如童话书中还原出来的圣诞树,是节日里最值得期待的部分。但不是人人都有才华让自家的圣诞树给人留下难忘回忆,所以,“临时”圣诞树设计师职业应运而生。说是“临时”,因为这些设计师平时的正经职业多是花艺家、室内设计师、布景师等等。

看着毫不费力的美

拿纽约上东区著名的艺术家兼室内设计师斯科特·萨尔瓦多(Scott Salvator)来说,他的入行机缘纯属巧合,“某年,一位女性客户抱怨说,家里的圣诞树看起来像百货公司的应景摆设,缺乏家庭气息”。出于好心,斯科特帮助这位主妇设计了一棵有些新鲜感兼具浓厚人情味道的圣诞树,他说:“我本以为一棵树花上几个小时就能摆平,结果我足足花了四十八小时才搞定。”还好,这棵差点难住斯科特的圣诞树,成了客户家里近三十多年来最受孩子与大人喜欢的一棵。从此,斯科特成为曼哈顿区最难约的圣诞树设计师,他说自己“不仅仅是采购圣诞树、花边装饰品,更要传达的是温暖、信赖、高尚的家庭精神”。

在圣诞节来临前三天,普通人都已经放假回家,或是忙着最后一轮大采购,斯科特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设计方案早已落实,但树上的装饰往往到了最后一刻才被有选择困难症的客户敲定。而且为了保持树的新鲜程度,装饰工作也不能开展得太早,因为“即便是保养得当的冷杉圣诞树,不出五天也会开始凋零”。

第一天,单单是寻找临时添加的花材,斯科特就花了七个小时——他“像猎人一样”在曼哈顿28街的花区(flower district)来回寻觅,位于曼哈顿东69街广场花艺店的广场花店(Plaza Florists),是他最常去逛的地方,斯科特最终在这里找到了花形和色泽都还算上乘的品类。这里专门为许多上东区居民以及设计师提供节日花材,从窗台上的黄杨木与松叶,到室内楼梯与壁炉周围旁的木兰花、松叶圈,应有尽有。

第二天,客户指定的3.6米高的道格拉斯冷杉终于被送进家门,斯科特正式开始妆点布置。它坚韧的树枝上将被成捆的松树装饰品所缀满,譬如花环、定制胡桃夹子娃娃家族(这个童话如此的深入人心,以至于几十年来一直是欧美家庭圣诞节的必备玩偶挂饰)、甜美的彩带(颜色是当季的流行色),以及仿维多利亚时期艺术风格的小雕刻(增加文艺气息与家庭感)。斯科特和团队成员们花了一整天才把这些小玩意儿的位置调配得当,既不能显得过于耀眼显得屋主像个粗俗的暴发户,又不能太过单调,以免缺失了节日的氛围。

你负责回忆我负责闪亮

最后一天全都花在布置现场上,斯科特指导花匠们最后一次修剪圣诞树、监督员工们把木柴放到火炉里、到处摆满点燃的蜡烛、用吹风机吹干仿大理石纹理的墙饰。他甚至还要监督圣诞节饼干的数量和形状,以保证客户进门的时候,一切都是完美的,“就像童年时期回到满是奶油与蜜糖香味的外婆家”。赶在客户家庭成员回来前的几小时,斯科特终于将这一切搞定了。

“当那家人的宾客走到前门时,我们偷偷从后门溜走。”这是斯科特本人的职业守则,他会尽量避免与客户或来宾邂逅,“以免客户对我们忙到圣诞节最后一刻而感到愧疚。”同时也给客户留足面子——总有来宾以为这是主人才华横溢的作品。斯科特顿了顿,又补充了句,“这是个巧妙的节奏,关键是不要让人觉得太费功夫。”

年年装饰圣诞树的活动,令很多人感到灵感枯竭。求助于专业设计师或艺术家,和他们分享自己的家庭故事、秘密回忆,然后创造出全新的圣诞节回忆,显然是更加省力又效果加乘的一件事。就连白宫家庭的圣诞树装饰,都是找专业人员来做的。2015年之前都由美国著名的花艺设计师劳拉·道林(Laura Dowling)监督,志愿者和总统本人或夫人一起来装饰。当然,最费力气与脑力的活儿都由设计师承包了,总统只需要分享最温暖的圣诞回忆与审美取向即可——就像斯科特每年做的那样,挖掘每个家庭最纯粹美好的圣诞回忆,然后将其升华为一场更为闪亮的家庭嘉年华。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斯科特·萨尔瓦多:圣诞树亦是家庭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