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伊:让戏剧在橱窗里绽放

文/ 一草 莫莫 泉谷玄作 编辑/杨光   2016-05-07 20:59:28


文/ 一草 莫莫 泉谷玄作 编辑/杨光



哪个女子不喜欢浏览节日里的橱窗呢?《蒂芙尼早餐》里的奥黛丽·赫本、《欲望都市》里的莎拉·杰西卡·派克更是视橱窗为自己的梦想、激励和慰藉。怎样在营造节日氛围的同时又不露痕迹地突出主角是一门艺术,主题、构图、布光都要经过专业构思,几乎是一门街头艺术,虽然商品本身价格可能不菲,到底参观的行人可不必花钱,不用花钱又能得到片刻的赏心悦目,这在今天无论如何都是一件难能可贵的好事。

再也不会重现

大卫·霍伊(David Hoey),就是负责纽约著名时尚精品店波道夫·古德曼节日橱窗设计的艺术家、收藏家,每年11月都是他的休假季。在刚刚结束了长达11个月、跟100多个艺术家的反复讨论,用成千上万的物品拼接成全球最受瞩目橱窗魔幻世界后,他终于能好好坐下来喝杯咖啡了,但他的假期很短,新年一到,节日橱窗设计又要开始了。

从1996年夏天入行算起,大卫至今已经布置了近20年橱窗,设计了至少四千多个橱窗,他说:“橱窗是完美的媒介,可以将很多种东西结合在一起:有一点戏剧、有一点叙事、有一点装置艺术……对待橱窗这种炫耀式的‘轻浮’,我们可一点儿都不草率。”大卫喜欢“有情有景的百货公司橱窗”,觉得就像“街道上的剧院”一般。每年初,大卫都会选择一个丰富、非传统的主题,反应冬季节日的狂欢气氛。他甚少使用传统元素来装点节日橱窗,也由此成为全球最受公众瞩目的设计师。

他把橱窗场景设计得夸张而又戏剧化,希望给参观者留下过目不忘的印象,因为只有在橱窗中才能见到信马由缰的纯粹的创造性的设计,而且“一切都是暂时的,看过一次就再也不会重现了”。大卫会在橱窗中设置很多角色, 以2014年备受好评的“艺术”系列橱窗为例,其中最华丽的文学橱窗里至少有一千一百万个针脚。囊括了艾米莉·狄金森、威廉·莎士比亚和赫尔曼·梅尔维尔的刺绣肖像、 何曼和爱伦坡的毛毡半身像,一只用纱线手工制作的狗、流苏猫头鹰,缝制的价格单、粗条纹灯芯绒布面椅子等等,并且全部都使用了醒目的红色。“没人能相信我们在橱窗里放进了这么多东西,简直眼花缭乱,近乎疯狂。”大卫说。当然,这部橱窗作品也成了年轻设计师们的必学课程,不少艺术学院的学生会专门跑来好几次,仔细揣摩这件作品的每个细微安排。

最雀跃的节日情愫

连续工作二十年,而且要做到年年有惊喜。这对任何一个艺术家来讲,都是莫大的挑战。怎样保持灵感之泉长流不息,大卫的秘诀可能只有两个词:收藏与回望。

大卫的橱窗诞生的过程大致如下:一个灵感出现后,大卫带着团队通过走访大街小巷或搜索网络将它的原型整理出来,收藏一切与之相关的元素,整个过程往往需要几个月甚至两年。他找过几百艘船模,一千多件各种形状的木椅,怀旧布娃娃,各种材质、尺寸的剪刀,这一切等到节日季结束,很多物品就会进入仓库里,等待被再次利用或展览。

至于“回望”,是指大卫会在脑海里搜罗一切有关美、震动、心动的回忆,从中汲取灵感的闪光。他曾经在某个橱窗中设计了一盏奢侈的霓虹灯,这个灵感一直可以追溯到大卫六岁的时候。那时候他是一个早熟的孩子,抱怨自己住在得克萨斯的沃思堡市,而不是像纽约或者好莱坞这样奢华的地方。这个橱窗是纽约、好莱坞、拉斯维加斯的缩影,自动唱机、射击场、拱门和弹球机的灯光不停闪烁。“你一生中所积累的每一件东西都可以用来创造,”大卫说,“过去给过你灵感的任何东西今后都会在你的作品中出现。”所以他不喜欢用众人皆知的元素来搭配节日,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些私密而共通的情绪点,可能是霓虹灯、吹响节日号角的演员、彩虹色的小马或色带,它们都能唤醒大众心底最雀跃的节日情愫。

上一篇回2016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大卫·霍伊:让戏剧在橱窗里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