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植生活家

小潜   2016-05-24 02:05:15


编辑/momo 文/小潜



很多时候,花植把温柔的谜语,分散在城市的角落中。比如拥有独特声音的花与路人邂逅在阳光正好的街头;待在菜市场一隅的芒果正等待有心姑娘来欣赏;顺风势而建的桧木柱屋廊四周被樱花、桂花、梅树、竹林包围起来,不用言语即为坐在里面的女孩传递出无限的浓情。虽然它们不会说话,但却为人类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幸福。本期三位主角擅长与不会说话的花植对话,并将它们的无限温柔传达给我们。一起来体味吧。

比起大多对花植呵护有加的艺术家,东信康仁(Azuma Makoto)更擅长“折腾”创作对象——翠绿盎然的盆栽 “悬浮”在颓败荒凉的土地上空;繁盛的鲜花被整束凝结在冰块之中;载着百合鸢尾的花球被火箭送入太空,然后又化作花瓣飘散在宇宙中……摇滚乐队吉他手出身的东信,从不满足仅仅欣赏花植的静美之姿,他的作品更具张力,天马行空不拘泥于形式。他一直尝试把花置于特殊的环境中,尤其是几乎不可能出现花的空间里,然后创造出名为“花”的作品,使原本乏味的空间产生惊艳的味道。

半路出家的花树研究室主人

走进位于东京南青山区的“东信花树研究所”(Azuma Makoto Kaju Kenkyusho),银白色主调的工作室里盛放着几百种花植,不锈钢台面与层架上摆放着整理好的品类,整间研究所温度不高,所以没有一般花店常见的冰箱,花卉自由地展露姿态,像是在后台预备的舞者,安静地等待上场的机会。

墙上挂着黑色的工作服——花道师东信让自己褪去色彩,空间也退居于后,人的注意力不由专注于植物所散发的魅力。或许一定要保持这样忘我的态度,才能察觉生命细微之处的差异变化。墙上还贴着东信绘制的草图,看起来像一道难以猜透的数学题。作为近七年来全球网络话题度最高的花卉艺术工作室,“东信花树研究所”看上去更像是个实验室。而它的主人,还是个摇滚乐队的吉他手。

东信属于半路出道的花道师,命运的转折点出现在他2000年左右做兼职工的一家花店中,他说:“我发现自己能听到花朵的声音,每天触摸花叶都能感受到它们(身上的生命力)。”听见花的声音,真有其事吗?或许,这是吉他手对声音特别敏感的缘故。总之,兼职小工东信逐步尝试以植物来表达绚丽的回忆(比如为客人搭配纪念日花束什么的),在这过程里,东信更加确信——“每一枝花每一棵植物皆有属于自己的独特声音”。这便是东信一系列蕴藏着强烈个性风格的花卉作品的灵感源头。“就像音符一样,花植的魅力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中,我要做的就是跟随直觉,去捕捉它们每一刻的美。” 他说。

美很短暂,但值得歌颂。
摇滚花道师东信康仁 :赋予花植一万种美丽的方式



封住时光让花枝永生

东信的花艺哲学并没有严格限定,这跟传统日本花道刚好背道而驰,后者有顽强而严谨的传统,但东信想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用他自己的话来讲,“这是一场新革命”。

2014年7月15日,东信团队与美国“JP航空公司”合作完成了一场植物史上的首次航天飞行。东信将一篮花球(包含绣球花、百合、鸢尾花等)以及一株五针松植物盆景送入到靠近太空的平流层。根茎、土壤以及万有引力,如果舍弃这些有机生命的维系,花朵们又会呈现出何种的姿态呢?松树面对着地球的脊线远离人类,花球们在强烈的宇宙风中向着太阳前进,而大地已化身为孤独植物的最佳背景。最终,在离地26.51千米的地方,花球在高空中飘散开来,本在一起的兰花、绣球花、百合花,以花瓣的形态飘散在了未知的宇宙角落中。而那棵松树则在攀升到27.98千米的高度后,也在空中消散。在这一组作品里,花植被无尽的宇宙所包围,带着脆弱又强烈到令人窒息的美,从空中俯瞰它们的家园——地球。这也是人类首次欣赏有机植物在太空中的美。

2015年1月,东信用冰封的手法,将花卉的美永恒凝固同时又赋予花朵们新的外观。冰与光将花朵的脉络肌理映衬得格外清晰,冰体中的气泡与冻结的波纹,仿佛昭示这些被冻结的花草还能够在另一个世界里呼吸、生长。无限冰封的空间与其中被冻结的美艳生命体形成强烈对比,观者的视觉体验随机达到“永恒与坏灭的临界点”,完美“将日常生活中花卉的生命感提取了出来”。

2016年1月,东信推着装有全球各地花植的花车,突然出现在东京的街头,妙的是谁也不知道这个花车会在何时出现,东信的行踪从不固定,他就是要给都市路人一个与世界植物邂逅的机会。

他还曾经花了几年在沙漠、冰川、深海,甚至是覆满苔藓的发电厂废墟中,悬吊过“漂浮”的盆栽,呈现出超现实的生机之美。“我从他的花中窥见了生命的欲望。”一位欣赏东信作品的杂志摄影总监说。这的确是他一贯的美学信念——生机与沉寂共存,美很短暂,但值得大声歌颂。



高级定制的精神

为了让花在各种环境中展露出难得一见的美,东信乐意采用各种途径来实现。和普通花艺或花道师追求返璞归真不同,东信从来都是大方拥抱现代人工元素,他曾用一瓶上好的香槟酒来比喻这种“混搭”。香槟是天然葡萄与人类酿酒师共同创造的杰作,“对我来说,这代表了现代气息,两类不同的配搭却迸发出一种全新的美的概念。”他说。这种不被朴素传统所辖制的突破力,让他的花道能够以一种“高级定制”的精神将花植之美提升到精致如奢侈品般的高度。正因如此,在亚洲范围内,东信可能是奢侈品牌最青睐的花艺师。从Hermès、Gucci、Dior、宝诗龙、卡地亚,到Pierre Herm & eacute(甜点)、Perrier-Joüet(香槟酒)都找他合作过展览或设计。

在某次采访中,东信透露自己和品牌的合作一次可能用到10 ~20种花植,但他在工作室至少会准备上百种品类,然后从中细细挑选最佳方案。一本东信与摄影师椎木俊介合作的《植物图鉴》里,记载了他于2009—2011年创作的花艺作品,单是花材品类就达到一千六百多个。至今,东信依然每天凌晨五时起床,准点去羽田机场附近的大田花卉批发市场搜集新鲜花材,有必要的时候,他还会去深山找花材。

只要还在这行业一天,东信寻求突破的脚步就不会停歇,“我每天都会在工作室周围散步,感受季节和大气的变化。花草生长的速度要比人类慢得多。敏锐地感受出植物每一瞬的不同,对职人来讲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每一瞬的花姿——盛放、含苞、凋零,都能幻化出无穷尽的美。




让温柔植物取代冰冷混凝土

普通人对隈研吾的作品,最熟悉的大概是电影《春娇与志明》里,杨千嬅与余文乐在长城脚下待过的那个竹屋。这位被称为“以存在感为耻”的日本设计师,向来擅长让建筑“消失”在绿叶、花枝、竹林、流水、远山之中。竹屋的外部,由大片的竹墙围合,拉上竹门,阳光透过竹墙的空隙洒进屋内。最让人心动的,要算是那个浮在水上的竹茶室。有位中国同行评论说:如果一个古代中国文人或僧侣穿过时空隧道来到这片山谷,他一定会径直下到竹茶室,那正是焚香、冥想、静坐和对弈的绝佳空间,是面对长城和大山“相看两不厌”的处所。

擅长使用各种植物木料的隈研吾,曾在横滨度过了一段童年时光。高高的木房梁和竹子是他儿时记忆中最熟悉的部分,对绿竹木头的这种眷恋一直影响了他很多年。他的父亲喜欢土木装修,所以家人共同的兴趣就是改造房子。而他的祖父是一位医生,平日的爱好就是在院子里种各种花花草草,跟着祖父隈研吾学了好些植物学知识,直到现在,隈研吾都认为“一个好的建筑师,应该也是一个植物学家” 。的确,在隈研吾的很多设计中,从柔软的竹子、湿漉漉的苔藓到繁盛的紫花泡桐树,植物取代冰冷的混凝土,构建出原本不可能存在的坚固建筑,同时呈现出一种温柔的人情味道。这其中,对植物的特质及潜藏的可能性如果没有了解,是无法做到的。

让建筑“消失”在绿叶、花枝、竹林、流水、远山中。
消失派建筑师隈研吾 :好的建筑师,应该也是一个植物学家

2016年新年前夕,第32届奥运会东京主场馆的设计方案终于尘埃落定,在经历了长达两年多的纷争后,建筑师隈研吾(Kengo Kuma)以“木与绿的主场”方案赢得民心。他以奈良法隆寺五重塔(中国南朝风格)的垂木为灵感,创造了复古的“绿侧空间”(传统日式住宅中的缘廊),阶梯式露台被大量植物包围,整座场馆完工后会成为“会呼吸的森林”,并与附近的花园融为一体。光是想象就十分治愈系的画面,完美实现了隈研吾“让建筑消失”的理念。所谓“消失”,是减弱建筑物与周边环境的冲突感,增加木、竹、绿植等材料,顺便让光、影和风在空间流淌,让身处其中的人感受到自然温情。 对隈研吾来讲,植物与建筑是亲密而不可分离的。



小规模、柔软而且闻起来很香

不过“一个好的建筑师,应该也是一个植物学家”的道理,隈研吾花了很多年去领悟。他在三十多岁时创造出惊人的东京M2大厦——建筑正面中央镶进了一根比普通柱子大8倍的巨柱。毫无疑问,这样大胆的设计就是为了抢头条而生。伴随着日本经济的衰退,M2成为泡沫经济下浮夸建筑的代表,隈研吾因此被“逐出”东京建筑界,接下来的 12年都只能在小地方接活。“然而这段经历却成为我的财富,以前建筑公司和我谈的,都是时间和预算问题。而小地方的匠人们却会一起交流何种材料让人更舒适。”正是这样的讨论和沉淀,让隈研吾渐渐明白:“建筑物不是‘物’,而是人的容身之所,要让失去安全感的现代人,能够在建筑物里感受到一种温情。”

名家铸剑,讲究“人剑合一”,设计师也如此。出道时隈研吾的那股子心气全表现在建筑物上,藏都藏不住,如同M2的存在感一样。但在“归去来兮”的十多年间,隈研吾的建筑已变得能契合甚至融于树丛、绿地、花木中,带出了简而能远、淡而有味的温情,“建筑不仅局限于混凝土,这种材料有点冷,给人不舒服的感觉。建筑也可以是一种无形的暖意,那种大屋檐建筑底下的光影与氛围,不用言语即传递出来无限温柔。”比如他在中国台湾创作的一个名叫“风檐”的作品,当地风大,桧木柱建筑顺风势而建,周围被樱花、桂花、梅树、竹林所包围,站在里面就让人体味到轻盈的惬意感。

让建筑隐匿,让花植自由生长,让人心生温柔——这就是隈研吾所希望做到的。所以,他的建筑“总是小规模、柔软的,而且闻起来很香” 。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花植生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