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野外,邂逅花枝

一草   2016-05-24 02:05:21


编辑/杨光 文/ 一草 绘图/奥托·威廉·汤姆

与野植打交道多是件挺复杂的事。和被人拴着缰绳的养殖动物相比,有时候只有找遍整个山林,才能找到某株特别的树木;为了收集到某种植物的种子,必须跑好几次,才能不错过相遇的时间。在野花野草面前,人类并不显得特别。正是有了这种平视,偶尔回归野外才能让我们变得更谦逊,更能体会生命的脆弱与坚强。

黄花柳
想象芽饼的滋味

黄花柳就是比较常见的北京街边景观树,老北京人有阳春时节吃柳芽的习俗,趁着初生的嫩芽颜色淡绿微黄做成柳叶饼就是一种吃法。掐一把嫩嫩的柳叶儿,洗净,汆水,切碎,放适量的糖,均匀地揉进面粉里,做成小饼儿,然后将其一个个贴到锅里,直到两面都呈现出诱人的金黄色,就可出锅了。

欧洲山杨
它又砸中了河狸

河狸是一种勤劳的小动物,它会用牙齿把树木啃断然后拿来筑坝,但有时候也会发生悲剧,多数是因为河狸判断树的倒向失误,没能及时跑路而被自己啃倒的树干砸中,其中以欧洲山杨木居多。作为一种品质优良“信誉”良好的园林木,每年8—11月河狸修坝的主要时段,都有无数欧洲山杨木被选中,也会发生许多河狸“建筑工”壮烈牺牲的悲剧,这些故事警示我们:在工地作业,带顶安全帽很重要。

紫萼路边青
路边界潜力药草

紫萼路边青是蔷薇科路边青属的植物,光听这个属科名你就能猜得出它是一种多么常见的植株。它的花色不鲜艳且花朵小,好在株丛紧凑,叶色青翠,所以欧洲很多地方的园林都爱种它,以便营造出一种野生花境的错觉。不过随着日本人从它的提取物中发现了能预防/治疗心衰的成分后,紫萼路边青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药草界新星。



东北岩高兰
邂逅一次很难得

我们遇见活生生的东北岩高兰的几率并不高,无论是在植物园还是野外,因为它是岩高兰科全球仅六种分支中最为稀有的一支。东北岩高兰主要分布于我国大兴安岭的呼玛、漠河、塔河等地区,海拔775~1650米处。其生存气候寒冷,生长缓慢、繁殖困难,想要将这么娇贵的珍稀濒危植物移植到人工环境里,可是相当的不容易。

四叶重楼
穿越前自保必知

四叶重楼的名字常见于游戏和玄幻、武侠类小说中,通常是给某个内藏玄机的霸气建筑物代言。其实这是一个广泛分布于亚洲、欧洲的小野草,在我国新疆也有它的踪影。虽说听上去不够高大上,不过我们还是建议你记住它的外形,因为这草有解蛇毒虫毒的奇效,万一你有幸穿越到另一个世界,说不定能用它来英雄救美或自保。

穗状狐尾藻
宫室庙堂有藻井

藻,古时指水草,以如今狐尾藻一类最合古意。最常见的穗状狐尾藻生于池塘、河沟、沼泽之中,植株沉于水中,茎柔曼,叶细裂如丝,其形如羽,呈穗状挺立出水。既然出于水中,水藻自古便被认作是能够防火的植物。古时建筑物多木质结构,最惧失火,故而人们在梁栋之上刻画水藻图案。宫室及寺庙殿堂之中,正上方顶棚处常作伞盖状,也绘制水藻、荷、菱等水生植物图纹,因此这一建筑结构也被称为“藻井”。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去野外,邂逅花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