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寻找 2000 岁以上的植物,为它们留影

2016-05-24 02:05:30



丝兰(Mojave yucca),超过12000岁。这种植物只在美国西南Mojave沙漠才有,一般每年只长1厘米。


狐尾松(Bristlecone pine),4500岁以上,生长在美国西部怀特山区。

古老植物寻找者

在地球的一角伫立十万年,看尽世界变迁——人类永远做不到这一点,但植物可以。


从2004年开始,艺术家兼摄影师 Rachel Sussman 开始探访全球,搜寻并拍摄在地球上持续生活了2000年乃至更长久的生物。

在一次日本旅行中,有人告诉Rachel,那里有一棵古树活了2180年。从此,这棵古树在她的脑中生根。回到纽约后,她踏上了寻找古老生命的旅程,上山下海,踏遍世界的各个角落,用相机与那些存在于地球上超过2000年的古老生物对话,由此促成了她的跨学科项目——世界上最老的生物(The Oldest Living Things in the World)。

对普通人而言,超过500岁的古树已经相当珍稀,而Rachel选择的拍摄对象却都超过了2000岁。这个严苛的界限意味着她的拍摄对象没有动物——这世界上年纪最大的龟才175岁。

在澳洲的塔斯马尼亚岛,Rachel遇见一个43600岁的自蔓延灌木丛——地球上的同伴都已变成化石,它是唯一的幸存者。

Rachel还见到一棵105000岁的水松。当人类的始祖从非洲大陆出现并开始繁衍时,它就已经出生,并用自己的一生见证了整个人类史。

很难想象,在漫长的岁月中,这些古老的生命是如何有耐心地、坚韧地活下来的。

Rachel Sussman说:“对我来说,选择2000岁作为拍摄对象的最小年龄,是想强调人类对时间的记录是有些霸道和浅薄的。人们已经习惯于把‘百年’作为生命的计算单位了……通过人格化植物的方法,我们可以更加深入和直观地去理解时间。”

也许只从图片上看这些植物,并不能切身体会Rachel Sussman持之以恒寻找并拍摄这些古老植物的动力。但想想看,当1859年奥地利植物学家弗雷德里希·威尔维茨发现千岁兰时,他竟不敢触碰它,只能跪下来盯着它看,心中唯恐它是一种幻想中的东西。千岁兰也是Rachel 最喜欢的作品之一,因为它太不同寻常了。它其实是一种原始的针叶树,极特殊的气候环境使它进化出看起来像章鱼的特殊叶子,而且它的叶子从未脱落过,所以千岁兰有着植物界最古老的叶子。

这些年里,Rachel Sussman访问了地球上的每一块大陆。她曾在格陵兰走失,在斯里兰卡弄伤了手腕,在塔斯马尼亚被水蛭袭击,在多巴哥岛被珊瑚刺伤……“慢慢地,这个工作的经历加深了我对世界的理解。”她说。

Rachel的作品展示了生命的顽强、多样,还有脆弱——在过去的这五年中,她书中展示的古老生物已有一些与世界永别。Rachel见过的那棵最古老的水松如今也已死亡。她说 :“我们每时每刻都有可能失去地球上任何古老的生物,它们已经活了这么多年,我希望它们能更好地活下去。”




紧密小鹰芹Llareta,3000 多岁,生长在智利阿塔卡马沙漠的山坡上,像一座座绿色的雕塑。


千岁兰(Welwitschia mirabilis),2000 岁左右,生长在纳米比亚 Naukluft 沙漠。


挪威云杉,9550岁,为了保护这棵树,发布时隐去了具体的拍摄地点。这张照片也是《世界上最长久的生命》一书的封面图。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她寻找 2000 岁以上的植物,为它们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