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西双版纳重建了一片雨林

未知   2016-05-24 02:05:33

李旻果这些年一直住在云南西双版纳,试图重建热带雨林。看起来,她在改变植物的命运,但在此之前,被改变的是她自己的人生。

为了“无尽的鲜花”

从小生长在云南的李旻果并不曾预料到自己的人生会与雨林联系在一起,直到她遇到马悠博士,德国生态学家,雨林保护者。那次偶遇使他们结为终生伴侣,李旻果为此写过一首诗:“再早一步/春芽不发,再晚一步/错过谷花”。

马悠博士被称为“热带雨林再造之父”,在中国做了很多保护和修复热带雨林的工作,拯救了无数已被认为消失的兰花。“他是科学家,更是个艺术家”。马悠向李旻果求婚时,许诺她“无尽的鲜花”,并且兑现了诺言:在共同生活的每一天,他都把找到的第一朵鲜花送给她。李旻果强烈地感受到马悠对雨林的热爱,因此觉得雨林的一切也开始与自己密切相关。

与雨林相依为命

1997年,马悠与李旻果在在澜沧江边买下了10亩橡胶林地,将橡胶树砍去,按照自然生态模式重建雨林,并在此安下了他们的家——湄公山庄。

在他们的家里,一切都自给自足。一草一木都是他们亲手栽种的,在恢复森林的同时,建起一套独立的生活系统:水轮发电机通过河流供给电力;太阳能供应热水;自种各种蔬菜,还有森林里的山珍野菜,都是纯粹有机的食材。

2004年,马悠辞去公职,全心投入到修复雨林的尝试中。夫妻两人在西双版纳探访各处丛林,寻找他们心中理想的实验地。“雨林在退缩,已退无可退了。” 最后他们在勐海县布朗山租下一片6平方公里的荒芜山地,成立起“天籽生物多样性发展中心”。

雨林守护者

李旻果说,每颗种子都应该得到祝福,这样才能茁壮成长。人心,也是一颗种子,她和女儿的使命就是——唤醒它,激活它。

在这片土地上,他们种植需要保护的植物,其中最珍稀的就是濒临绝种的天籽兰花。天籽兰花只生长在西双版纳热带和亚热带树林的石缝间,可遇不可求。在夫妇俩投入12年心血的努力下,天籽金兰终于奇迹似的复育成功。

2010年,马悠博士因心脏病离世。

马悠的离去,对李旻果的打击是外人难以想象的。但她知道,只有继续保护自然,才是在灵魂上与马悠永远在一起。她带着两个女儿继续支撑着山庄,和伙伴们一起在世界各地呼吁雨林保护。

除了花园,还有什么更好的礼物送给孩子?

“我的大女儿叫林妲,她的父亲是个只会送花的园丁,除了一座花园,我们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礼物可以送给孩子,能无限成长的雨林最适合了。”在为女儿编的书《雨林精灵》中,李旻果记述着“花园”对于她的意义。“我想知道如何讨好我的孩子,我认真地触摸花园深处的秘密,恭敬地跟着先生和大自然学习。如此,我成为一个落地的女人,耕耘的母亲,能够给予林妲和宛妲一个花园的园丁。感谢孩子,感谢孩子的父亲,感谢雨林花园里所有陪伴孩子成长的生命。”

林妲——Linda、宛妲——Vanda,都是兰花的名字。马悠夫妇最爱兰花,希望女儿如兰花一样,在雨林中自由成长。

从小在雨林中长大的两个孩子,会和花对话,感知大树的能量。李旻果记录过孩子们的奇思妙想:“我们有很多吃的,地球吃得好吗?”于是,一棵松树“吃”了一顿来自林妲、宛妲和小伙伴们准备的大餐:落叶与清水与爱,以及一个拥抱。

李旻果说,两个女儿自然地继承了保护雨林的梦想。每次李旻果去保护区,两个女儿都央求同行。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李旻果会来到马悠的墓前,和他喝一杯酒。林妲和宛妲睡在爸爸墓前的草地上,说这就是爸爸在抱着她们。

对于未来,李旻果心里有很大的一幅蓝图。她想与同事一起把天籽保护区建成世界上最好的可复制雨林再造样板,把马悠的群落式造林方法推广到中国各大植物园。

李旻果说:“我们不奢望失去的雨林和林中生物奇迹般复活,但愿能靠我们埋下的每一颗种子,种下的每一株幼苗,一点点修复受伤的雨林。”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他们在西双版纳重建了一片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