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少年也要去旅行

编辑\/杨光 文\/ 凯罗尔 雪乃 朦迷妹   2016-11-24 21:44:51

那些“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人,应该都有颗跃动不息的赤子之心吧。

俗话说得好,人不中二枉少年。初中二年级左右的孩子们,毫无理由地深信自己拥有某种强大的超自然能力,深陷超自然二次元世界中不能自拔,然后做出一系列回想起来让人骄傲/尴尬的事情。等到过了这个年龄段,有的人会变成理智的大人,而有的人……会一直中二下去。就像网友说的,“中二是人生的第二个童年”,所以那些“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资深中二病患者,应该都有颗跃动不息的赤子之心吧。今天我们介绍的旅行目的地,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中二 “患者”聚集地,有这么一群又萌又酷又热血的同伴。中二的世界实在太迷人。

现场弥漫着一股让人振奋又感动的中二气氛。

德哈尔城堡:精灵幻想大会

几乎每个中二人士,心中都藏着另一个自己,而cosplay就成了他们变身“世界上的另一个我”的契机。每年4月,分布在欧洲大陆各角落的coser(cosplay爱好者),会结伴前往荷兰古老的德哈尔城堡(Kasteel De Haar)。自2011年起,这栋有着七百多年历史的古堡,初春季节都要举办“精灵幻想大会”(The Elf Fantasy Fair,简称Elfia),受到号召的coser们,会以最华丽绝伦的出场方式,庆祝春天的到来。

穿着正常衣服的人才是奇葩

从荷兰乌德勒支市中心开车20分钟即可到达该城堡,在途径的火车站、公车站上,已经能陆续看到很多盛装的武士、修道士、精灵、女巫……喜气洋洋地在等车。可以推测出,在德哈尔城堡“精灵幻想大会”上,穿着正常衣服的人才是奇葩。

进入Haaruilens村地界后,透过丛林就能看到德哈尔城堡高耸的尖塔;离城堡越近,越能看得到华贵风格的宫廷式花园,红白相间的斜横条的窗门,碧绿的护城河,而那座横跨护城河的吊桥,就是连接现实与梦幻的桥梁。由经过城门吊桥进入到城堡那刻,就好像走进了另一个次元:精灵的世界欢迎你。

脑洞再大的人,第一眼看到“精灵幻想大会”,也会大脑宕机个几秒钟的。城堡前的草地上有很多中世纪风格的帐篷,在帐篷旁边:《加勒比海盗》里的杰克船长和《星球大战》中的黑武士正握手言欢;手握捕梦杖的精灵和雅典娜女神站在一起给其他coser拍照;一身金色羽毛的巫女(还是女神来着?)飘然从人群中走过,大家自动给她让出一条路来,当然也可能是怕碰掉这位coser的羽毛;一身盔甲傍身的巫师二人组,坐在草地上休息,给猫头鹰捋毛,身上散发出一种迷之王者气势,仿佛分分钟就能站起来引来雷电劈翻全场;扑扇着黑色翅膀的酷萝莉拽着一身蒸汽朋克风的哈士奇,免得它去嗅身边的羊头神兽君,我正纳闷这身目测是纯羊毛的服装是怎么穿上去的,就听见擦身而过的羊头神兽君小声嘟囔:“今天绝对不能上厕所。”

沿途能听到很多coser互相寒暄:“你的帽子不错,自己做的哇?”被夸的那方很骄傲地转个圈,“嗯,全部我自己做的。”据随行的荷兰朋友介绍,如果一个coser只有美美的外形,全身上下的装备都是别人做的,在这里会被鄙视。这两年“精灵幻想大会”的主流是“暗黑蒸汽朋克”与“冰与火之歌”,大概有三成的coser都做了这个风格,但是居然没有一个“撞车”,而且有很多厉害的设计,比如会喷蒸汽的背包、会转和发光的枪(看上去很多coser都有工程学背景)等等。

和亚洲的cosplay相比,荷兰“精灵幻想大会”的年龄层要宽泛得多,从几岁到几十岁都有,随处可见穿着翅膀的小女孩与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目测整场平均年龄大于35岁,很多中年coser都是成群结队来赴会。在亚洲,美少女美少年更容易吸睛,而在这里,没身材“没颜值”的老头老太太们,随便往那儿一站,浑身都是戏,气势气场都甩年轻人十几条街,果然是人生经验不容小觑。

值得一游的宏伟古堡

玩累的coser,也可以顺带游览一下这座荷兰最著名的城堡。城堡位于Haaruilens小村,这里素有“红村”之名,概因村内每一家的窗门都漆成红白相间的斜横条,而这个特殊的标志正是德哈尔城堡的拥有者——范·路易伦(Van Zuylen)家族的传统标志。

德哈尔古堡最早的历史可以回溯到约13世纪,它原本是中世纪军事要塞上的一个堡垒,约16、17世纪时曾重建过一次,但是一直到19世纪以前,这座壮观的建筑仍然是破旧不堪的面貌。1892年继承男爵为回复家族往日的光荣而决定重建,除了城堡的整修外,男爵与他妻子更收藏了大量珍贵的艺术品,以装饰城堡内每个宽阔的房间。

这样浩大的工程当然得找大师级的建筑师才放心,主持这件重建工程的是荷兰顶级大师——P.J.H. 库贝(P.J.H. Cuypers)。他曾设计过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国立博物馆与一百多座荷兰教堂。在库贝的带领下,建筑工匠、雕刻匠、园艺匠和各色艺术家们一同努力,花费了近20年的时间,终于完成了这座重现范·路易伦家族荣耀的不世杰作。

在古老的厨房里,铜制的厨具、手绘的瓷砖和族徽,彰显着这个家族的悠久历史。据说餐厅的外观保持了一百多年,延伸的桌子可供34人用餐,由昂贵的斯拉夫橡木装饰。来到宏伟的新歌特式中央大厅,由铸铁构成的拱形屋顶内镶斯拉夫橡木,看上去坚固而豪华;四壁的砂石雕像和玻璃彩绘,同样讲述着范·路易伦家族的历史。

为什么城堡主人范·路易伦家族会允许将自己的古堡(他们每年9月都住在这里),借给来自世界各地的coser,具体缘由无法得知,然而可以从城堡骑士厅壁炉上的家族箴言中了解一二,上面写着:致,至高无尚的美德。这其中应该也包括分享的美德。

从小派对到年度流行文化盛事的励志故事

圣地亚哥漫展:西半球中二派对

西班牙的圣地亚哥是天主教三大朝圣地之一,每年都有无数人踏上前往那里的朝圣之路。而对于大多热爱动漫的中二青年们来说,在地球另一边的美国加州,同样有一个圣地亚哥——那也是西半球最大的“圣地亚哥动漫展”(SDCC)的举办地。或许你还不熟悉这个展览的江湖地位,那么如果告诉你《奇异博士》《银河护卫队2》《刺客信条》《冰与火之歌》等可都是在这里放出了先行版预告、限量版玩具手办发售会、明星签名会、主创面谈会……你确定没兴趣来看看?

带着睡袋去排队

如今声势浩大的圣地亚哥动漫展在刚刚开始举办的 1970 年还只是一小群漫画迷的聚会。现在圣地亚哥动漫展已经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展会之一,也是各路好莱坞大片和美剧争奇斗艳的舞台,《变形金刚》《阿凡达》和《哈利·波特》等影片都曾在此初露峥嵘,2016 年参加人数超过13 万人,简直就是从小 Party 到年度流行文化盛事的励志故事。

每年漫展的门票,通常在开售之后半小时左右就被迅速一抢而空,如何购票已经是银河系级别难题。除了现场之外,漫展期间的食宿也是个不小的挑战。平时100美金的小旅馆漫展期间可以涨到400美金一晚,甚至更贵。而那些高大上的希尔顿等高级酒店,价格么,你懂的,1000美金都不算多。

于是漫展期间,中二好基友的情深意重就表现得淋漓尽致。几个老爷们挤一张床,轮流搭帐篷排队的场景比比皆是。拖家带口来漫展的也不在少数,更有大着肚子都不忘朝圣的粉丝,恨不得娃还没出生就早早开始胎教培养。说到搭帐篷,这简直已经成了圣地亚哥动漫展粉丝的标配。每届漫展场馆门外都有疯(qiong)狂(ku)的粉丝备好帐篷通宵排队,只为心仪的限量玩具、小型座谈会或是邂逅男神女神。人品爆表的话,午夜还会碰到派对归来的明星、导演来慰问。

看明星听讲座买买买

同国内形形色色的漫展相比,“圣地亚哥动漫展”最大的特点是拥有各种主题的见面会。4天展期内有超过700场大大小小的见面会,参加人数从几十到七千都有可能。不论你喜欢电影、电视剧、漫画还是动画,从明星会面到新品发布,从剧情探讨到业内畅谈应有尽有。

来的各路明星就不用说了,2016来的明星有动漫界教父斯坦·李、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电影《奇异博士》剧组)、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电影《饥饿游戏》剧组),还有美剧《邪恶力量》中的“天使”米沙·克林斯,他甚至骑外卖三轮车来为粉丝发免费比萨。除了公开出现的明星,还有不少人是偷偷cosplay后溜进来的,能不能遇见就看你运气了。

另外,你可以看到《星球大战》道具组成员齐聚一堂,回忆团队为了一件玩具斗篷的准确还原,在收藏着数千件不同斗篷的迪斯尼仓库中找了几天几夜的“凄凉”过去;看到台下中二少年拿出光剑瞎比划,台上还跟着配音的某影业巨头市场部主管;看到某业界大咖自豪地表示对工作的热情来自于对漫画的热爱,周围一群不同品牌的代表纷纷点头同意(全是熟龄老爷们)。这些细节隐藏在那些华丽的电影背后,似乎并不起眼,但这正是资深粉丝眼中圣地亚哥动漫展的魅力所在——深深的认同感。

在座谈室外的展厅,就是剁手的最佳区域了。这里聚集了许多独立插画家、漫画家、原创玩具设计师,也是整个漫展中最具创作精神的区域。可以说,这里是众多流行文化诞生的根源,也是最具有漫展本质的地方,大漫画家是从漫展艺术家区里走出来的,大品牌也是从独立品牌做起来的。

最后,如果你的时间表没有被见面会排满,请务必抽出那么一两个小时先把这里逛一圈!趁着存货还充足的时候把周边给买了,官方的T恤啊、特别款帽子啊。就算排队要排很久也要挺住!!!!千万别像很多第一次去漫展的菜鸟般天真地以为 “啊,最后一天去大概还会有的吧!” ,不然下场就是看着别人在朋友圈晒限量版周边,自己肠子都悔青了。

据说把风干的变色龙磨成粉,加点香奈儿5号香水,再给自己喷些,就能立刻迷倒心爱的人。

玻利维亚女巫集市:亲,爱情魔药你要不要?

在三毛的《女巫集市》中,有这样几句话:“石板砌的街道斜斜地往城中心滑下去,欧式老城的情怀……守摊子的嬷嬷们,披着丝制本色花拖着长流苏的披肩,穿着齐膝而多褶的大裙子,梳着双条粗辫子,一个个胖墩墩的在卖她们深信的巫术道具。”这段话记录的是南美洲玻利维亚山城拉巴斯的女巫集市,这里售卖各种各样的巫术用具,从猫头鹰的羽毛到仙人掌,从小羊驼胚胎到催情人像,你能想象到的,和你想象不到的,这里都有得卖。至于功能……虔诚的少年哇,你听说过“心诚则灵”,以及,“认真你就输了”伐?

“拉美魔幻主义”到底有多魔幻

几乎每个中二青年,应该都会记得斯内普教授在哈利·波特的第一节魔药课上的讲话:“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但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成为巫师,几乎是每个中二青年终生的梦想。所以代入感极强的波兰游戏《巫师》系列,迅速红遍全球也就不奇怪了。

好了好了,言归正传。每个心中有巫师梦的中二青年,都能在全球最“高大上”(海拔3600米)的巫术集市街——玻利维亚拉帕斯的Mercado de Hechicería小巷中,找到功能丰富的巫术材料——干蟾蜍、干蝙蝠,只要埋在新家角落里,大地女神就能帮你赶走魔鬼的侵扰(住高层的巫师你们用不上);新鲜的古柯叶,可以让你进入与神对话的通灵状态(科学解释是:嗑药产生了幻觉);大象尾巴制成的手镯,能驱赶走小人(如果有臭味的话,你亲妈也会被顺带驱赶)。还有来自西非的进口货:变色龙粉制成的爱情魔药。据说把风干的变色龙磨成粉,加点香奈儿5号香水,给自己喷些,就能立刻迷倒心爱的人。(所以它算得上是这条街的现代化产品。)除此之外,店主(女巫)还兼卖各种商品:立顿红茶、蔬菜、香料,中间混搭着那么一两个风干的小羊驼胚胎,据说这能给她们带来好运……各种闻所未闻的神奇玩意儿,足够让你清晰地明白“拉美魔幻主义”到底有多魔幻。

快餐式的巫师用品上市

为啥专门说女巫呢,因为当地的艾玛拉族人相信,女性具有更强的超能力,所以世世代代的巫术担当都是女性。但是到了21世纪,当地的女生更希望通过上大学,来获得一份在大公司工作的机会,所以就很少人愿意做女巫了。

通过导游,我找到了一位当地的老女巫,嗯,就在Mercado de Hechicería小巷里的一个

另外,现代拉帕斯居民们很忙,聘请专业巫师又是一件费时费钱的事情,因此快餐式的巫师用品也上市了。你要是对巫术一无所知,店里可以买到简易版的巫术套装,所需的东西一应俱全,只要回去找个地方点燃即可。燃烧的植物大多是有香味的草果和枝叶,在燃烧过程中,可以释放出治愈的味道,或是驱虫驱鼠什么的。

对于玻利维亚这个贫穷的国家而言,国民想找到一点安全感不容易,他们虽然信着天主教,但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依赖着古老的印加巫术。很多中二青年们在逛街时,看到小羊驼胚胎时会感到哀伤不已,那么不如在这里多买些羊驼毛的衣服布料,支持一下本地手工业,给更多的小羊驼长大的机会。

最后,善良的少年请记住,一定要砍价!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二少年也要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