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满花枝幻想诗

一草   2016-11-24 21:49:33

夏日的桌面、手机壁纸中,点缀着花草的图样多了起来。忙碌的工作中,偶尔瞥到它们,给了大家一个回归清净自在的机会。当城市生活把我们与自然隔离开来时,往往,就是这样一个图腾式的花枝,却透着一个花花世界的幻想和愿望。屏幕前,那些被都市空间逼迫得双脚悬空的主人们,有意或无意地,以此给自己的生活留一点诗意。

编辑/杨光 文/ 一草 绘图/奥托·威廉·汤姆

驴食草

假装珍稀很多年

在摄影发烧友网站里,“中国珍稀高山野生花卉驴食草”的出镜率非常高。虽然在高原牧民眼里,它不过是常见的草料。的确,驴食草枝繁叶茂盖度大,漂亮的玫瑰色小花能开很久,还对生长环境没太大要求,高原贫瘠地段都能活得很好。当发烧友辛苦攀上贫瘠的高原时,头晕眼花之际看见开得花枝乱颤的驴食草,难免生出珍稀感来。

东北石松

花农取土指向标

东北石松算是地域气温的指向标级植物,它喜欢寒冷的生长环境,比如我国的内蒙古与东三省,南方的高海拔地区有时也能看见它的身影,而且在针叶林下、干燥苔藓周围尤其常见。它虽然叫作“松”,但其实是孢子类植物,基本长不大。因为东北石松喜欢酸性土壤,所以很多种茉莉、桅子、米兰的花夫,喜欢把它当作取酸性土的指示植物。

救荒野豌豆

出场自带光环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诗经》里的“薇”就是救荒野豌豆啦。传说商朝遗臣叔齐、伯夷拒食周朝的粮食,而躲入山林后靠采摘“薇”来维持生命,所以救荒野豌豆从此自带“清高隐逸”的雅士光环。“薇”字也因为寓意高雅,常被当作女子的名字使用。如今,它就是一道农家乐常见野菜,从嫩茎叶、荚果到根系都能凉拌或煮汤。

鱼鳔槐

一树橘黄小灯笼

鱼鳔槐是豆科的落叶大灌木,原产地中海。和其他豆科植物一样,鱼鳔槐生长很迅速,夏季开满一树的金色花海,花谢之后马上能结出鱼鳔状的橘色豆荚,挂满枝头的样子就像一个个小灯笼。因为鱼鳔槐颜值高的缘故,常被当作庭院植物,尤其是别墅区。国内很多高端社区内,都能看见鱼鳔槐的身影。

黄羽扇豆

妈妈的心啊鲁冰花

“家乡的茶园开满花……妈妈的心啊鲁冰花”,90年代初红遍大江南北的“鲁冰花”指的就是黄羽扇豆。《鲁冰花》是一部改编自小说的电影,内容以台湾客家茶园为背景,“鲁冰”即英文中羽扇豆“lupin”的音译。绽开的鲁冰花会被犁入泥土当成茶叶绿肥,也象征着电影中的母亲对早夭的孩子曾经的呵护与永恒的怀念。

枸骨叶冬青

圣诞节图腾树

几乎每一张圣诞贺卡上,都能看到枸骨叶冬青:边缘刺状的深绿色叶子,簇拥着一串喜气洋洋的红色球形果实,也有人叫它“欧洲冬青”。以前很多欧洲家庭都会拿它来装饰圣诞树,不过红彤彤的果子有毒,成人吃了上吐下泻,小孩子多吃几粒就有生命危险。正是这个原因,现在你看到的圣诞树枸骨叶冬青,大多都是塑料仿制品。

包装美学盛行的时代,仿佛没有经过加工流水线,就无法获得登台的许可证,比如,素颜的女性、缓缓生长的梨花树。《草木图鉴》希望在不着痕迹中传达极致的自然姿态,献给原本美丽的你,更是献给原本炫美的花草世界。

图片作者:奥托·威廉·汤姆(1840—1925)。德国的植物学家和植物艺术家。德意志民族的专注与认真,尽可从图案的细节中表露出来。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夏满花枝幻想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