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子改变世界

Design Museum 迪耶·萨迪奇 一草   2016-11-24 21:51:07

盛夏让你颠倒众生的裙装中,可能隐藏了很多有趣的故事。

编辑/moo 文/Design Museum 迪耶·萨迪奇 一草

袅娜的裙子,是夏天的抒情小曲。盛夏让你颠倒众生的裙装中,可能隐藏了社会、经济的变迁信息,还折射出世界各个时期人们对于性别和性感变换不定的立场。电影《穿普拉达的女魔头》里有句台词:“这件衣服的颜色有点高级时装的影子,它产于远东地区,那里的工业规模给那些贫困家庭提供了工作机会,促进发展中经济体向发达国家转变。”同样,一件美丽的裙子不只是自我定义的途径,更拥有改变现状的力量。

本期《好感生活》裙装特辑,将一次性为你带来12条伟大的裙子,一起心动吧。

特尔斐褶裥裙(1915)

进入20世纪,科学知识的积累、生产技术的革新和困扰了几十年的文化质疑加速了社会的变迁。时尚界面临前所未有的契机,对此,时尚界以热情的视觉语言引领现代生活的快节奏。

1909年,出生于西班牙的女装设计师马里亚诺·福图尼(1871—1949)独创了一种褶裥方法,使用打褶丝绸创作出飘逸、浪漫的裙装——特尔斐裙装,并且很快为欧洲的艺术精英接受。与19世纪的束身服装大相径庭,这些宽松、轻薄的裙子大胆地凸显女性形体轮廓,同时又保证了女性的行动自由。特尔斐裙装也许可以称作福图尼一生中最伟大的创作,其实质是对古希腊飘逸、垂坠服装的重新诠释。这种褶皱结构表达出那个时代的性感和浪漫。

马里亚诺·福图尼

针织短裙(1926)

1920年代中期,随着女权运动的发展,崛起了一代独立的“现代”新女性;帅气的短发、剪裁宽松的直筒短裙成为新的制服。被人称为“随意女郎”的她们,主动、积极、能干。直筒裙解放了她们的身体,颠覆了紧身内衣一统天下的局面,更直接的结果是减少了穿衣的时间。这种服装同时反映:新兴中产阶级女性不再继续忍受一直以来的性别和阶级压迫,她们奋起反抗。

可可·香奈儿以中性、简洁的设计引领着这些“随意女郎”的着装。她设计的服装采用实用针织面料,穿着舒适,丝毫不影响身体活动,不收腰,没有大量的厚重布料,展示了一种宽松的轮廓。裙子的设计简洁,可以在家里轻松缝制,这使得这种款式迅速走上大众街头——有史以来,时尚潮流第一次没有局限在富人阶层,或时尚精英层。

可可·香奈儿

辛普森夫人的结婚礼服(1937)

美国社交名流华莉丝·辛普森1937年结婚时身穿一条款式简洁的曳地长裙,搭配长袖上衣,全身都采用了一种名为“沃利斯蓝”的颜色,这个颜色是为匹配她眼睛的颜色而专门调制的。这条长裙由出生于美国、长期居住于巴黎的设计师曼波彻(1891—1976)创作,风格低调,当属时尚史上被仿制最多的裙子之一。

这场婚礼将堪称“20世纪最大的桃色新闻”推向最高潮。温莎公爵不爱江山爱美人,执意为了一名离过婚的平民女子放弃英国王位,并由此引发了英国政坛的宪法危机,从根本上动摇了英国的统治核心。但是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民众眼中,他们看到的仅仅是一个坚强的美国女人勇敢面对外界激烈的反对和批评,最终成功获取真爱的故事。

民众关注婚礼的同时,这款朴实的礼服裙同样受到公众前所未有的重视。婚礼后短短几天时间,纽约已经有款式相仿的裙子出售,数周后,全国各大百货商店降价销售沃利斯裙。辛普森夫人个人朴素、简洁的风格,以及穿着者的韵事,令这条裙子轰动一时,引领此后10年婚纱潮流的走向。

曼波彻

新风貌(1947)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大陆百废待兴。“新风貌”就像一支强心剂,给巴黎时装业注入了希望,并且勾画出此后10年经济社会复苏过程中的审美标准。

法国设计师克里斯汀· 迪 奥(1905—1957)1947年推出的这一时尚潮流一直持续到20世纪50年代,他诠释了战后一个充满挑衅、韧性和希望的年代。迪奥坚信是时候推出一种全新的奢侈款式了,因为公众已经厌倦了战争时期那种缝缝补补、凑凑合合的生活。柔和的肩线,纤细的腰身,奢华的飘逸裙摆,这些正是迪奥的“女人花”形象。

迪奥最初推出该时装的时候采用了“花冠”和“8字线”的名字,但是很快就被“新风貌”取代,因为后者更朗朗上口,此后迪奥的高级时装屋收到了全球各地名人的订单,例如芭蕾舞演员玛格·芳登(Margot Fonteyn)和好莱坞影星丽塔·海华丝(Rita Hayworth)等。新的潮流就此诞生,巴黎重回时尚版图。

克里斯汀·迪奥

惊艳的粉红裙(1947)

艾尔萨·夏帕瑞丽(1890—1973)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最著名的时装改革家之一。她最出名的是天马行空的设计,但她并不是为了设计而设计,对她来说,借助时装表达女性自己的个性,追求平等才是最终理想。

夏帕瑞丽身为纽约和巴黎顶尖艺术圈的一员,与超现实主义者保持密切关系,且与多位超现实主义者有过合作,其中最为人所知的当属与萨尔瓦多·达利合作设计的一条白色薄纱晚礼服(1937),裙身印有一只巨大的龙虾。她的技术创新不胜枚举——她率先在时装上使用拉链、垫肩、

合成面料,她设计的运动装解放女性的身体,使女性也能够参加专业竞赛。她还以实用鲜艳甚至耀眼的颜色而出名——尤其是令她名声大振的粉红色,被誉为“惊艳的粉红色”。

夏帕瑞丽追求新奇、刺激的态度给时尚界吹来了一股另类的风,她更注重设计理念而非剪裁的技艺。很多同时代人称呼她“会做衣裳的艺术家”,虽然尖刻,但确实正确地评价了她对后世的贡献:正是她打破了艺术和设计之间的壁垒,21世纪的时尚才能走出更加不拘一格的发展之路。

艾尔萨·夏帕瑞丽

香奈儿套装(20世纪50年代末)

严格来说,香奈儿套装并不单单指裙子,但其却完全有理由排在裙子历史的前10位,因为它不论是对女性的穿着方式,还是女性在职场中如何被人看待都有着革命性的影响。

香奈儿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首次成名,她简洁典雅的设计,精巧的裁剪,让女性得以摆脱“美好时代”(指一战前的法国)沉重奢华的裙装,真正为她们自己着装——为自己的舒适和愉悦。

香奈儿使用粗花呢作为上装的面料。粗花呢在当时仍被人视为劳动阶层使用的廉价面料,过于男性化,或许是为了调和,她又采用丝绸甚至毛皮做衬里。极富创意的裁剪依然是香奈儿设计的秘密所在。精致、典雅、舒适,这就是职业女性的形象。

1983年起接手负责设计香奈儿套装的设计师卡尔·拉格菲尔德表示,香奈儿开创的这个风格对于20世纪的重要性不亚于两粒扣、三粒扣西装之于男性的意义。

可可·香奈儿

玛丽·奎恩特迷你裙(1965)

20世纪60年代,受到战火荼毒、建筑物覆盖着烟灰的伦敦,依然生活在战后经济紧缩的阴影下。在这种情况下,年轻人用亮丽的颜色、现代的造型表达他们的不羁,冲击着首都灰暗的街道,最能表现这种风格的当属玛丽·奎恩特所涉及的鲜艳服装。

受安德烈·库雷热的作品影响,玛丽·奎恩特沿用了新出现的短裙,并将裙身缩得更短。迷你裙一出现,一直寻求年轻人特色的时髦少女们立即狂热地接受了这种令人兴奋的款式。迷你裙的剪裁简洁利落,略带童装风格,搭配中性的维达·沙宣五点式发型,显出女孩们的俏皮和清纯,引领了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迷你裙最初只能在精品店购买,价格昂贵,但是由于本身设计简洁,既能大量生产,又适宜自己在家缝制,很快就广泛地流行起来,少女和年轻女性得以展现新的形象,伦敦也一跃成为时尚胜地。如果一定要在不确定的后核武器时代说哪种服装代表独立、趣味和自由,那一定非迷你裙莫属。迷你裙的魅力无人可挡。到20世纪60年代,连英国女王的裙摆也缩短了。

玛丽·奎恩特

裹身裙(1973)

带腰带的针织连衣裙盛行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它与睡袍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但是裹身裙并不仅仅是为了舒适。它有其功能性和实用性,将渴求与欲望消减到最低;它也是设计师——生于比利时的黛安·冯夫丝汀宝一生璀璨事业的起点。裹身裙本身非常简单,容易穿着,最重要的是脱起来也方便。这款裙子是女权主义和消费主义的产物,它出现的时机恰逢女性想要表达出一种全新的自信———不论是在工作场合还是卧室,或是在两者之间的行程中。这款裙子舒适、宽松、合身、性感,是适用出席任何场合的精品。

1997年,黛安·冯夫丝汀宝重新推出了高级时装系列,裹身裙再次出现,成为21世纪初的日常服饰。百货公司也涉足其中,每个连锁店都推出了自己的“冯夫丝汀宝式裹身裙”。裹身裙搭配以及膝长筒靴已经成为现代职业女性的简便着装,随处可见———职业但不乏个性,严肃又没有距离感,是那个时代的最佳裙装。

黛安·冯夫丝汀宝

戴安娜王妃的结婚礼服(1981)

如果你要问哪条裙子改变了世界,答案十有八九会是戴安娜王妃的结婚礼服裙。当皇家马车缓缓接近圣保罗教堂的时候,全球民众的期待高涨。透过马车镀金窗框,人们只能远远瞥到未来王妃的脸隐在一片白雾之中。当她走下马车,踏上红毯时,由设计师大卫·伊曼纽尔和伊莉莎白·伊曼纽尔夫妇设计的婚纱完全展开,裙裾如起伏的波浪连绵不绝。

准新娘永远希望自己在婚礼上独一无二,而这款婚纱是典型的童话式公主裙。它将大裙摆和褶裥带入时装设计,使婚纱再次成为时尚。长达几百米的拖尾、象牙白丝缎和塔夫绸,大量的丝带和蝴蝶结、古典花边,膨胀式衣袖、褶边领口,裙身镶有数以千计的闪亮亮片和珍珠,所有这些令这条裙子成为奢华和富足的象征,昭示着未来10年的时尚发展趋势。

大卫·伊曼纽尔夫妇

“紧身之王”的绷带裙(1989)

当紧身衣遇到古埃及,就有了20世纪80年代末这条标志性的裙子。“紧身衣之王”埃尔韦·莱热抛弃了20世纪80年代的松垮邋遢的风格——蓬松的头发、宽大的垫肩、球形大裙摆,他创作出超级性感的沙漏型轮廓,将女性身体塑造得犹如神祗般完美。

这种介于内衣和外衣之间的混合体,据说来源于当初埃尔韦·莱热发现的一家纺织品工厂丢弃的长条形废弃面料,在创作的时候,他将剩下的弹性布条横向拼接起来,通常还需要使用额外的“绷带”加强臀部和胸部突出的曲线。最终的成果成就了他的成名作,获得当时很多名人和时尚人士的青睐。

绷带裙也招致某些人的批评,他们指责这款裙子有卖弄性感之嫌,在他们看来,这条裙子重燃了人们改变女性身体的渴望。但是在其他人看来,这条裙子表现了后女权时代对女性身体的赞扬,正视禁忌、挑战传统。

埃尔韦·莱热(右)

直筒连衣裙(1990)

简洁的时装设计往往需要对技艺有精湛的理解。为了达到简洁的效果,裙子的剪裁必须绝对精细,使用的面料必须与结构相辅相成,这样制成的衣服才能在挂起来的时候,没有任何不美观的凸起或折痕。今天的卡尔文·克莱恩(即CK),或者更精确地说,这个以内衣出名的品牌,它的设计师曾经被认为是以伊夫·圣罗兰为首的干净、经典设计风格的头号接班人。

克莱恩的某些被人遗忘的天赋可以从这款1990年设计的直筒连衣裙上看出。在当时花边和褶皱泛滥的时尚圈,这种安静、精致的创作犹如清风般令人备感清新。在T台上,素妆模特展示应该如何穿这些服装———带着自信和安逸。略加装饰,就达到了如此完美的效果。

克莱恩的直筒连衣裙形态千变万化,后来成为社交聚会常客们的制服,随处可见。结束了20世纪80年代的浮华风,90年代人们信奉的是更为朴素的“少即是多”信条。工作、娱乐时的装束要求更为宽松,直筒裙给人稳重、低调的装扮。

卡尔文·克莱恩

LED 裙(2007)

来点灯光吧……侯塞因·卡拉扬从来都不会被时装传统或者习俗束缚手脚,他常常大胆地引入新技术工艺。其实他最初的志向是成为建筑师,这从他对材料的大胆运用和精确处理中可以略窥一二,当年他在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求学的时候,他的导师就曾怀疑他是否更适合雕塑。他的创作手法一贯新颖且具有实验性,其孜孜不倦的研究造就了令人赞叹的美服,预言时尚潮流趋势。

这款“简洁”的白裙,是设计师2007 年推出的“空降”系列之一,由施华洛世奇水晶和大约15600 盏闪烁的LED 灯制作而成,整条裙子灿若星河。服装以变换的季节、生死轮回以及人类的脆弱等概念表现春天。LED 裙展现了卡拉扬对于新技术的痴迷热爱,以及他将其融入设计的技巧。但是,与其说这条裙子是对将来的幻想,不如说是设计师当下理念的物质表现,它跨越了舞台表演艺术、产品设计和装置艺术领域的界限。

时尚探索的新时代来临了。

侯塞因·卡拉扬

图书推荐

《50件改变世界的裙装》

编者:伦敦设计博物馆

中信出版社

46.00元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裙子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