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 上的完美妈妈

2017-01-12 10:53:40

即使生活不完美也可以是有趣,有个性和亮点的。

女主人身着美丽的裙子,发式讲究,一边在整洁的厨房做蛋糕,一边等待丈夫和孩子回家。她在家里扮演全能的角色:吸尘、清洁、做饭、给孩子梳洗,并永远保持微笑。上世纪广告中的这款经典“妈妈形象”曾被欧美传媒和公众判定为“性别歧视”,而在今天的社交网络上,完美妈妈的形象又复活了。

最幸福的时光?

以Instagram红人为代表的新时代“完美妈妈”们,如果没有在旅行、聚会或者做瑜伽,大多是笑容甜美、幸福满满地在以北欧风格家具为背景,摆着精美瓷器、新鲜花朵、自制糕点的家里。她们看上去快乐、满足、身心愉悦,无声传递着如下信息:做主妇、做妈妈实在太幸福了!(这点常用标签加注出来,以便获得更多粉丝。)

“四个漂亮孩子的妈妈”、“嫁给了最棒的男人”的吉姆斯·克金斯基-麦克考伊(James Kicinski-McCoy)是Instagram上粉丝最多的妈妈之一,她在个人主页上公布家庭日常生活、工作和厨艺;中法混血妈妈咪咪·萨尔森(Mimi Thorisson)也是以曝光“完美妈妈”生活走红:做面包、精致的法式餐饮,身边可爱的孩子、酷毙了的狗和考究的瓷器;三个孩子的母亲、标榜“大大小小的日常幸福”的法国主妇埃莉萨·威尔士(Elisa Gallois)也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在社交网络上,“完美妈妈”已经形成新的潮流。不管是名人还是普通网红母亲,按照法律规定应当保护的未成年人肖像也不再受限制,乖巧的孩子们是“完美妈妈”背景下的重要演员。法国社会学家卡米尔对该潮流分析道:“公众舆论在铺天盖地地宣扬和孩子、和母爱相关的价值观。即使母亲已经精疲力尽,可全世界还是都对她说——你正享受最幸福的时光……这种强大社会压力迫使人们去迎合。”结果就是,妈妈们认可的所谓“成功人生”,必须包括展示幸福的个人生活,当然也包括展示孩子的幸福。因此,她们只是展现或做作出美好的一面,把给婴儿穿衣的忙乱、被孩子搞得一片狼藉的厨房这样真实的一面全部或忽略掉了。卡米尔开玩笑说:“看多了以后,你就会怀疑,为什么很少人公布新生儿的照片?哦!(可能)是因为新生儿太难看了。”“完美妈妈”被累得差点崩溃

细心的网民会发现,与网上活跃的“完美妈妈”相反,家里的男主人很少在公众视野中出现。她们的金融师/银行家/设计师丈夫总是在出差,在外参加商务活动。丈夫们只是在特定时刻,比如家庭聚餐、度假、生日时出现。妈妈们展示出来的丈夫与乖巧的孩子一样:发型巧妙而随意、衣饰精心搭配……但总的说来,这个形象非常单薄,并缺乏现实感。

在网络上以“完美妈妈”的形象走红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很多妈妈在现实中是专业美工、设计师、摄影师……将社交网络打理得有模有样必须得全日制上工。社交网络上美丽优雅地穿过客厅、陪伴乖巧孩子的“完美妈妈”世上其实难有,大部分在网络上“拼”幸福的“完美妈妈”再努力也不会有专业团队打造的明星妈妈的优雅从容。

于是,终于有人扛不住了,单枪匹马的法国网红妈妈梅根决定放弃和这些“专业完美妈妈”竞争了。她回忆说,自己第二次怀孕时常常对着电脑流泪,“我知道大家只是把最美好的照片晒出来,那不是真实生活。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发现她们比我富得太多,我觉得自己太失败了。”后来就连孩子房间墙皮剥落,也让梅根觉得自己很无能。

和梅根的经历一样,“完美妈妈”的追求者的最终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有三个孩子的桑德琳·普雷沃斯特在网上红了一阵子后,终于濒临崩溃的边缘。为了活出网红妈妈们的完美状态,她承认自己当时“太用力”:“我想拍漂亮照片放在网上,这样可以吸引更多粉丝,可以卖照片。但‘完美妈妈’的经历让我累得差点崩溃——无休止的清洁、整理,只是为了让照片更漂亮。但即便如此努力,我的房子也没像网络上蹿红的那些‘幸福母亲’家一样完美。为了拍照片很多家务做不了,脏衣服有时累积成山,孩子们也常常把我逼得发疯。说实在的,现实生活中,一个妈妈高兴和不高兴的事差不多各占一半。现在,我接受生活原本的样子,不再为之羞愧。”

“很多母亲跟我倾诉经常性的压力。”精神分析学家热拉尔·邦尼特说。他发现年轻父母的心理负担日渐增长,尤其是母亲一方,被社会要求的“完美家庭”模式压得喘不过气来,“对很多人格脆弱的母亲来说,孩子是给自己人生镀金的工具,通过孩子可以向别人呈现自己积极的形象——我的孩子是最棒的,这样我才是最棒的”。可以说,“完美妈妈”实际上代表的是脆弱的妈妈,而不是成功的人生。

“黑暗而真实”的家庭照

“完美母亲”晒幸福的潮流也激起了普通母亲的反击,她们将真实的生活照上传网络,反映自己普通的生活。搜索关键词“真实女性,你可以看到临产女性的惊恐、疲惫、担忧,甚至怀孕对夫妻关系的不良影响,以及她们上传的数万张照片:在超市中哭闹的孩子,被玩具占满的床铺,仅有速冻食品的晚餐……

一位法国妈妈就在自己的亲子博客中频频公布自家“黑暗而真实”的家庭照:冰箱下层放的不是蔬菜而是一瓶瓶啤酒,客厅里乱七八糟无处插足,经常和两个孩子一起经历慌乱的早上……

很多年轻妈妈在博客下面留言说自己找到了认同感,比如有人写道,“我也曾经试着去拍‘完美’的照片,不过很难做到。我很喜欢那些超级完美妈妈的社交账户,但希望(她们也能)发点记录普通生活的照片来起些积极的作用,消除普通妈妈们对自己生活‘不完美’的负罪感。生养孩子是积极的事,但它不应该占据我们的全部生活,也不应给我们造成过大的压力。”

如今,带着“自黑”的坦诚心理而在网上发布真实家庭照的妈妈们越来越多了,正视当妈生活中有苦有乐这回事儿,会让她们发现,即使生活不完美也可以是有趣、有个性和亮点的。

只有诗与远方

八年前,这对夫妻带着5000英镑的存款,开始了环游世界之旅。中南美洲、亚洲、欧洲、澳洲他们都一一跑了个遍,日积月累下来,他们旅行距离能绕地球三周。

虽然他们的旅途永无止境,但是住宿的地方却小得可怜。他们的座驾是辆以2900英镑的价格买来的迷你房车,从长度上来看,跟国内常见的“面包车”差不多。车内空间约5平米,塞张双人床进去就几乎占满了整个车厢空间。夫妻俩平常在里面活动的时候,都得低头弯腰,就连煮饭做菜也不能站着——得跪着。

在这辆移动“迷你之家”上生活非常简单。衣服只有几件?车内空间不足就别想着换季时尚了。没有水龙头?路上碰见自来水就赶紧装个够。没法儿洗澡?能蹭水的时候把太阳能沐浴器装满,然后找个隐蔽的小树林慢慢洗;实在遇不上灌水的地儿,那就在河水里洗洗……虽说都市人羡慕的诗与远方,在劳伦与克雷格这里都有,但生娃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等等虽然俗气却能给多数人带来踏实感的生活要素,这里可一样都没有。

枯燥与意想不到的惊喜

还有都市人追求的个人空间,在这五平米大小的车子里更是不存在。绝大多数的情侣在车上过个一周,可能都要吵翻天了。而这对夫妻已经在车上待了八年,妻子劳伦说,“我们也有吵架的时候,但是车里就这么大,彼此无处逃避,所以只能克服和前进。”

总的来说,车轮上的旅行和生活颠簸多于平坦,但既然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他们俩觉得“迷你小家”里的不完美,就在可预料也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尤其是在田野中找到露营地,或者路上偶遇驼鹿等这样意想不到的惊喜,足以让车开久了的枯燥乏味烟消云散,同时也让抵达向往之地变得更加难忘特别。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Instagram 上的完美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