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屋顶上的时尚摄影师

2017-01-12 10:53:50

他身高将近190公分,白种人,外型挺拔英俊,穿着体面,经常穿梭在时尚场合工作。在那里他总是幽默风趣、神采奕奕,若不特别注意,不仅不会觉得他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甚至会认为他就是印象中,住在纽约上城区,生活优渥的中年男子。但其实,他在纽约东村某栋公寓的屋顶上已经住了6年。他是马克·雷伊(Mark Reay),流浪型男摄影师,纪录片《Homme Less》的主人公。

白天混在时尚圈,晚上独自住天台,被摩天大楼切割出的一小方天空下,马克·雷伊独自感受着“家”的另类意义。

我选择了流浪,然后就一直流浪

雷伊毕业于查尔斯顿大学,但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流落街头。“最开始是我选择了过这样的生活,然后,我就一直都在过这样的生活了。”在一次采访中,雷伊说道。

大学毕业后的雷伊一心想当背包客,于是他下定决心离开美国开始游历欧洲。1984年,雷伊旅行到了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因缘际会当了四年的模特儿。虽然在时尚界,雷伊算不得名模,但曾为Versace、Missoni,和Moschino国际大牌走秀的他,也能借此勉强维持体面的生活。

1990年中,雷伊返回纽约照顾重病的父亲。其间他靠接些模特儿的工作过活,偶尔会兼职做服务生。靠着微薄的收入和先前的积蓄,雷伊勉强负担得起每月200美元的房租。大约四年后,雷伊开始接临时演员的工作,他曾获得好莱坞著名导演伍迪·艾伦(Woody Allen)执导的电影《名人百态》(《Celebrity》)中的一角,也曾在《欲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中担纲演出。

2000年时,雷伊的父亲去世了,他离开了纽约继续一边兼差模特儿、一边游历欧洲的人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雷伊开始游走于时尚秀后台为一些名模拍照。“我曾拍过一些电视剧和平面广告,也走过许多大秀,但那些酬劳根本不够维系生存在这个圈子里所必需的体面生活。我熟悉这个行业和这个行业中的一些人,为什么不靠着这些赚些钱呢?”从那之后,雷伊仰赖着积蓄和兼职服务生所获得的酬劳度日,同时也试着卖些摄影作品给图片网站,但收入不尽理想。然而对生活充满热情的他脑中常常浮现些新奇的点子,有次他便突发奇想前往法国南部的一个渡假胜地,试图拍摄有钱富豪的生活。由于在那段期间没有足够的预算住在旅馆,他只好每晚带着相机和笔电睡在郊外的小山丘上,为了解决清洁问题,他甚至还得清早六点起床偷偷跑去找间有室外洗手台的餐厅为自己清洗一番。

2006年,雷伊厌倦了在法国的流浪生活,他带着剩余的积蓄返回纽约并意外地获得了时尚杂志《Dazed & Confused》的合作邀约。有了这份收入后,慢慢地雷伊的生活稍微稳定了下来,也住得起旅馆了。然而也许是骨子里对流浪的渴望呼唤着他,他毅然决然离开了朋友家,找了栋大楼的屋顶展开露宿人生。

虽然我一个人生活着,但我不会感到寂寞 

“我想起了年轻时和朋友一起闲晃时待过的楼顶,原先我以为自己只会在那儿睡上几天,没想到这一待就是六年。”雷伊说。和《Dazed & Confused》合作的收入并没有想象中的多,雷伊只好继续睡在屋顶上。全身的家当仅有二手商店买的一条毯子、一件雨衣和一块防水布,他的“家”很小,是两幢相连大厦天台上的三角形小空间,最长的一边仅约两米。

为了生活,雷伊坚持着每个月70美元的健身房支出,因为在健身房他能一次解决洗澡、洗衣、用电、存放贵重物品等问题。他说:“这就是我的生活,打理好自己后,我就去拍时装周上的模特儿或者去街拍。只要我穿着得体,就不会有人怀疑我。我把这事告诉了几个朋友,但没有一个人相信我。”

露宿楼顶的生活并不容易,雷伊每天回家时必须小心翼翼地不发出任何声音潜进大楼,在爬楼顶的时候还得冒着坠楼的危险。另外他也必须时常面临坏天气的考验,在缺乏遮蔽和保暖设备的开放空间,每逢寒冬和大雨的夜晚都相当难熬。

所幸生命会自己找到出口,2011年,雷伊相识多年的好朋友、纪录片导演托马斯·维尔滕森听说听说了雷伊的困难处境后,当下就决定要把这个故事拍成纪录片。2014年7月,纪录片开始在各大影展放映的时候,马克·雷伊也结束了他的露宿生活。

目前雷伊的收入已渐渐稳定,乐观的他表示:“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模特儿、演员和摄影师都是公认收入不稳定的工作。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选择了这种独特的生活方式。虽然我一个人生活着,但我不会感到寂寞。”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住在屋顶上的时尚摄影师